张自忠
2017-09-18 16:30:00  来源:山东省档案馆  作者:

张自忠

档案记载,在抗战期间,国民革命军壮烈殉国将军一百余位,张自忠位列殉国十大将军之首,同时他还是二战期间同盟军牺牲的最高将领。

张自忠(1891-1940),字荩忱,汉族,山东省临清市唐园村人。著名抗日将领,革命烈士。1917年入冯玉祥部,历任排长、连长、营长、团长、旅长、师长、军长、军团长、集团军总司令等职。1940年5月,在枣宜会战中,不幸殉国。

2009年9月10日,张自忠被评为“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”。

张自忠将军的抗战故事,将永存中华民族的抗战史。

长城抗战

1933年初,日军向长城各口大举进犯,中国驻军顽强抵抗,形成尖锐激烈的阵地争夺战。1月10日,29军主力奉命由山西阳泉开赴长城抗战前线。3月7日,张自忠(时任38师长兼前敌总指挥)与冯治安抵达遵化三屯营。此地距喜峰口30公里,张、冯在此设立29军前线指挥所,就近指挥前方作战。在与冯治安、赵登禹商讨作战计划时,他鼓励说:“人生在世总是要死的,打日寇为国牺牲是最光荣的。只要有一兵一卒,我们决心与日寇血战到底!”

喜峰口,位于河北省迁西县北部燕山山脉的中段,是万里长城的一个重要关隘。进攻喜峰口的日军为独立混成第14旅团和第8师团第4旅团及伪满军一部,共3万余人。3月9日上午,日军先头部队攻占喜峰口东北制高点孟子岭,以火力控制了喜峰口,形势对我极为不利。9日午后,赵登禹率109旅抵达喜峰口。日军亦源源增兵,双方展开激烈遭遇战。经过两天连朝接夕的交战,我军虽然顶住了日军的攻势,却未能克复孟子岭高地,处境仍然被动。张自忠感到这样与敌人硬拼消耗终非善策,于是同冯治安、赵登禹商议,决定组织大刀队对日军实施大规模夜袭。

11日夜,王长海率领217团,赵登禹、董升堂率领224团,李九思指挥226团杨干三营,分路夜袭敌营。官兵们身携手榴弹,手提大刀,在夜色中踏雪前进,于次日拂晓前进至日军三家子、小喜峰口、狼洞子、白台子等阵地。大刀队与29军友邻部分三路夹击敌人,大多数日寇在睡梦中未及还击,便纷纷被大刀片砍杀,赵登禹所率的大刀队用大刀片夺回高地,并俘获多辆坦克,毁敌大批辎重粮草。3月12日,驻喜峰口外老婆山的日军赶来增援,日军以炮火和空军掩护,向喜峰口猛扑。29军在冰天雪地里浴血奋战,29军官兵以血肉之躯拼搏数日,敌人溃不成军,最后不得不放弃占领喜峰口的企图。日军将领连连哀叹,此役丧尽“皇军的名誉”。29军用大刀片砍出了中国军队的威风,砍出了中华民族的骨气,还砍出了一曲风靡全国的《大刀进行曲》。听前线传来振奋人心的消息,青年音乐工作者麦新的爱国热情像火山喷发,他流着泪,一气呵成这首风靡全国的《大刀进行曲》。这首29军大刀队的战歌,后来“响”誉全国,流传至今,是抗日战争开始时最典型的时代强音。

主政察津

1935年张自忠担任察哈尔省政府主席,翌年,任天津市市长。

1937年3月,日本人为了逼迫时任冀察平津首脑的宋哲元就范,向宋施加压力,逼宋访日。宋哲元托故回原籍修墓,派张自忠代他去日本。张自忠不得已而受命,在访日期间处处注意维护祖国尊严。代表团抵达名古屋时,碰上次日有一国际博览会开幕。中国展览馆请张自忠代表回国述职的许世英大使举行揭幕典礼。日本当局故意在中国馆对面设伪满洲国展览馆,并挂起伪国旗。张自忠异常愤怒,正告日方:东北是中国的领土,我们只有一个中国,不晓得什么满洲国。这样的博览会把一个所谓“满洲国”展览馆放在我国展览馆对门,是对中国的侮辱,必须立即降下伪满洲国国旗,撤除“伪满洲国”展览馆。日本人见局面不好收拾,只好落下伪满洲国国旗,关闭了伪展览馆。

“七七事变”爆发时,张自忠正因病在北平家中休养,宋哲元尚在山东老家,张自忠就抱病与日军进行交涉。7月11日宋哲元到了天津,14日张自忠赶到天津去见他,然后奉命在天津继续与日军交涉。7月19日宋哲元返回北平,23日张自忠在津对记者发表谈话,表示“自信爱国尤向不后人”。7月25日张自忠奉宋哲元召,于下午5时乘平榆(北平—榆关,榆关即山海关)4次列车离开天津,当晚7时半抵北平,秦德纯(29军副军长兼北平市市长)和石友三(冀北保安司令)等到车站迎接。下车后,张自忠即赶赴西城武衣库(现政协礼堂南面)的宋宅见宋哲元,然后到东城铁狮子胡同的进德社出席冀察要员会议。26日发生了广安门事件,日军向29军发出最后通牒。7月27日宋哲元严词拒绝日军的最后通牒,并通电全国,表明了“自卫守土”的决心。

7月28日凌晨,日军从北平南北两个方向向29军发动了全面进攻。29军在南苑作战失利,赵登禹、佟麟阁两将军殉国。下午,宋哲元、秦德纯、冯治安(37师师长)、张维藩(29军前参谋长)和张自忠五人在进德社召开紧急会议商量对策,最后做出决定,宋哲元奉蒋介石电令移驻保定坐镇指挥,29军主力撤离北平,北平城内仅留下独立27旅和独立39旅。

宋哲元授命张自忠代理冀察政委会委员长、冀察绥靖公署主任和北平市长,因为“西北军这点队伍,不能叫日本人消灭了。你留在北平维持7天,我能将部队撤至保定、沧州一带”。张自忠本不愿留在北平,因为他十分清楚这样做的后果,但在宋哲元的一再坚持之下,张自忠最终同意留在北平,“维持10日”。

当晚,张自忠告诉张克侠(29军副参谋长)下午29军首脑会议所作决定,并让他通知从南苑撤到城内的部队赶快离开北平去追赶大部队,同时致电李文田(38师副师长)表示:“我等受国大恩,不为不重,现在为我辈报国之日,兄负责保守北平,后事已有遗嘱交舍弟亮忱主持,天津由弟负责指挥,津郊部队及保安队负责守备,不惜一切牺牲,与敌周旋。”

29日下午,张自忠先后到冀察政委会和北平市政府就职,并召开会议,研究北平的治安、金融和粮食问题。另外,宋哲元到了保定之后,依然通过电报和电话与张自忠保持着联系。

在留守北平期间,张自忠将平津作战中的负伤者安排治疗,将阵亡者予以安葬,对没来得及撤离的29军官兵眷属则派员予以接济,或分发路费让他们离开北平,返回故乡。

7月31日,驻北苑的独立39旅被日军缴械。8月1日,张自忠在得知此消息后,感到情况不好,马上召见北平城内的独立27旅旅长石振纲及该旅两团长,要他们迅速突围。当晚27旅便撤离北平城,突破日军的包围后,经昌平、阳坊抵延庆。当日,张自忠也试图率手枪队离开北平,刚出德胜门便遭日军截击,只得返回城内。

8月3日,张自忠以“离职不在北平者太多”为由,将秦德纯等8位冀察政委会委员开缺。8月4日,张自忠任命张允荣等8人为冀察政委会新聘委员。8月5日,张自忠便致函冀察政委会常委,声明“辞去代理职务”,随即住进了东交民巷的德国医院。就这样,张自忠在北平先后一共维持了8日。后又化装成司机助手乘坐美国人的汽车逃到天津,接着乘英国轮船去烟台,再转济南,最后到达南京,始得脱险。9月在济南时,他在一封信中写到:“忠冒险由平而津而烟台而济南,刻即赴南京谒委员长,面言一切……而社会方面颇有不谅解之际,务望诸兄振奋精神,激发勇气,誓扫敌氛,还我河山。非如此不能救国,不能自救,并不能见谅于国人。事实胜于雄辩,必死而后能生。”

抗日功勋

张自忠出北平。居心叵测的蒋介石以汉奸嫌疑罪密令扣押,幸而受到冯玉祥的保护。张至南京后,在冯玉祥的一再保荐下,到河南接任了59军军长(由原38师扩编)。从此,他忍受侮辱及误会,和日军展开了3年的生死搏斗。他常用“只有国仇,没有自己,只有牺牲,才能救亡”四句话自勉和教育将士。1938年2月,张自忠调归五战区李宗仁指挥。

于学忠、汤恩伯被围蚌埠,张自忠率部增援。在固镇指挥59军与日军血战7天,夺回曹老集、小蚌埠,稳定了淮河防线。3月,板垣第5师团猛扑临沂,直趋台儿庄,另由矾谷的第10师团沿津浦线南下,企图同板垣师团的长野旅团以步兵2万,大炮30门,飞机10多架联合攻打临沂。临沂守将庞炳勋被围,危在旦夕。张自忠不理睬最高当局“引敌深入”那套逃跑主义指令,乘夜率领11个步兵团开往增援,从日军侧面潜渡汘河,并亲自进驻距临沂城东12里的南曲房村指挥。他抱定拼死的决心,曾致电鹿钟麟:“战而死,虽死犹生;不战而生,虽生亦死。”

13日拂晓张自忠下令猛攻日军侧背,与敌进行白刃战。守城军队开城杀出,激战7昼夜,长野旅团全部被歼。此役,为台儿庄大捷拉开了序幕。矾谷廉介师团猛扑台儿庄。台儿庄守将池峰城在民众支援下拼死守城,粘住日军。张治中率军北进峄县。张、池两部就像一只钢圈将日军紧紧圈住。国民党另外5路大军一到,板垣的第5师团、矾谷的第10师团两部主力,第9师团一部全部打垮。这次战役日军死伤在3万以上。

5月,徐州决战,国民党20万大军在敌人陆海空军夹击下,狼狈撤出徐州,张自忠奉命掩护撤退,59军在萧县南部地区顽强阻敌。完成任务后,他让汽车、马匹运送伤员,自己在后步行两日,由河南信阳整顿后,8月初又投入武汉会战,在潢川、大别山一带阻击敌人。10月,率部安全撤回鄂西,张自忠升任33集团军总司令。1939年11月,在我“冬季攻势”中,奉命率部攻击黄家集一带日寇,取得鄂北第二次大捷,荣获“宝鼎勋章”,并兼任第5战区右翼兵团总指挥。

壮烈殉国

1940年,右翼兵团沿襄河防守,总部驻宜城快活铺。5月初,日军为了控制长江交通、切断通往重庆运输线,集中湘、豫、鄂、赣4省兵力30万,由湖北信阳、随县、钟祥3路会攻襄阳。张自忠亲笔昭告各部队、各将领:“国家到了如此地步,除我等为其死,毫无其他办法。更相信,只要我等能本此决心,我们国家及我五千年历史之民族,决不至亡于区区三岛倭奴之手。为国家民族死之决心,海不清,石不烂,决不半点改变。”并临阵写下了遗书,全文如下:

仰之我弟如晤:因为战区全面战事之关系,及本身之责任,均须过河与敌一拼,现已决定于今晚往襄河东岸进发,到河东后,如能与38D、179D(38师和179师)取得联络,即率诸两部与马师不顾一切向北进之敌死拼。设若与179D、38D取不上联络,即带马之三个团,奔着我们最终之目标(死)往北迈进。无论作好作坏,一定求良心得到安慰,以后公私均得请我弟负责。由现在起,以后或暂别,或永离不得而知,专此布达。张自忠手启

5月8日,张自忠奉命率总部一部分、59军军部及军直属部队、手枪营、工兵营、38师、180师、80师、骑兵师(是新兵尚无马)夜间渡过襄河,向枣阳方向截击日军。5月11~14日在枣阳、襄阳一带地区,与敌人多次激战,双方互有伤亡。15日晨,张部奉命截击由襄阳以东沿河南下的日军,在方家集与日军遭遇。日军是一个师团,由北向南行进,先头部队已经过去,正遇多系非战斗人员的日军师团部,当即向敌猛烈袭击,将其打得漫山遍野逃窜。敌师团部被袭击后,其先头部队当即停止前进,后续部队亦立即向前急进,日军1万多人分南北两路向张自忠率领的部队实行夹击。总部所在地方家集遭到日军炮火猛烈袭击,只剩下两所房屋未倒,其余房屋无一完整。这时38师距总部约4里,正向总部靠拢,180师被日军隔在襄阳以东,骑兵师无作战能力,停留在王集。随总部的,仅有81师,张自忠率部顽强抵抗。自上午9点至天黑,日军攻击无进展,即撤至附近村庄宿营。

夜间,张自忠部奉命摆脱敌人,向钟祥方向日军攻击,阻止敌军渡河。部队随即出发,81师在前,总部在后跟进,边走边和沿途日军交战,天明时总部已经进入宜城大洪山区罐子口,这时后面日军已追上来了,至罐子口两侧山头向张部射击,已经形成包围之势。张即令总部非战斗人员立即撤离战场。自己仅带领一个手枪营坚持战斗,与从罐子口两侧山上冲杀下来的日军展开白刃战,杀声、枪声混成一片,给敌以重大杀伤,但因众寡悬殊,打得非常艰苦,前来支援的一个营,也被敌人分兵阻击,伤亡殆尽。双方激战3个多小时,张自忠部被迫退入南瓜店十里长山。日军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,向中国军队的阵地发起猛攻。一昼夜发动9次冲锋。张自忠所部伤亡人员急剧上升,战况空前激烈。

5月16日一天之内,张自忠自晨至午,一直疾呼督战,午时他左臂中弹仍坚持指挥作战。到下午2时,张自忠手下只剩下数百官兵,他将自己的卫队悉数调去前方增援,身边只剩下高级参谋张敬和副官马孝堂等8人。张自忠掏出笔向战区司令部写下最后近百字的报告,命令马孝堂突围并把报告交给战区司令部。张自忠说:“我力战而死,自问对国家对民族可告无愧,你们应当努力杀敌,不能辜负我的志向。”最后,张自忠将军浴血奋战直至壮烈牺牲。

闻听将军牺牲,全军悲愤,经激烈战斗夺回张自忠遗骸,连夜运往重庆。当灵柩经过宜昌时,全市下半旗,民众前往吊祭者超过10万人。

灵柩运抵重庆,国民政府为他举行了国葬,蒋介石亲临迎灵致祭,抚棺痛哭,并手书“英烈千秋”挽匾以资表彰。张自忠殉国时,年仅50岁,他的夫人李敏慧女士闻耗悲痛绝食7日而死,夫妻二人合葬于重庆梅花山麓。1940年8月15日,延安各界一千余人隆重举行张自忠将军追悼大会,毛泽东、朱德、周恩来分别为张自忠将军题写了“尽忠报国”、“取义成仁”、“为国捐躯”的挽词。朱德、彭德怀联名题词:“一战捷临沂,再战捷随枣,伟哉将军,精神不死。” 

Copyright © www.sd-aiguo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:大众报业集团大众网 最佳分辨率1440*900 IE最低兼容8.0版本